本文共计:2685字,33图

阅读预计:7分钟

近段时间我们都在为大家介绍: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

今天我们介绍配殿以及寺庙的变化最为这个话题的收尾。

Lotsawa Lhakhang(下称仁钦桑布大殿)和 Manjushri Lhakhang(下称文殊大殿)是杜康大殿与靠近印度河岸的阿基寺后门之间的两个相邻佛殿,Lotsawa意为译师,因此,Lotsawa Lhakhang是一间纪念仁钦桑布的佛殿。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这间佛殿的壁画主题,除了仁青钦布大译师,依然是各种坛城,在面朝门口的那面墙上,中间是释迦牟尼像,左边是仁钦桑布,右边是四臂观音。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在这面墙上莲台的底部,力士、狮子、象,应为壁画脱落后,后世修补,笔法拙嫩,俨然卡通画,在严肃庄重的佛殿内,陡然增加了欢乐的气氛。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文殊大殿的修建时期,晚于杜康大殿,早于索玛大殿,壁画已呈现出帕拉风格。

殿内正中供奉泥塑的四尊背靠背的文殊菩萨,分别呈现金白红蓝四种颜色。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这一组塑像,也被后世反复用颜料涂装,莲台底部的狮子造型各异,但颜料涂装,令这些狮子也像仁钦桑布大殿中的壁画狮子一般,有着卡通造型。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除了后世百姓出于单纯质朴的信仰,对阿基寺内的文物用颜料反复涂装之外,整个阿基寺的佛殿内,照明均采用日光灯管及白炽灯泡,长期如此,对壁画的保存有一定的破坏。

殿内的电线,全部是明线,没有绝缘外壳的电线就顺着千年来留存的木柱走线,也有引发火灾的危险。

今年再到阿基寺,同行的几位朋友见此状况甚为痛心,托我去与寺院沟通,他们愿意承担所有费用,希望改造照明设施及电线,将这一块的隐患杜绝。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细细了解后,才知道,阿基寺不仅属于likir寺,也属政府管理,在阿基寺内采取任何措施,都需要经过likir寺和政府双方的同意,这么多年来,许多个人和团体都曾想做一些保护工作,多数都在寺院与政府之间的拉锯中流产了。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某一天在阿基寺,平日里关闭的进门第一座佛殿Kangyur Lhakhang突然打开了,一位老者在里面诵经。

老者见我和罗布来访,笑盈盈地给我们展示了殿内收藏的经书甘珠尔和其他一些老唐卡。

至此,我们终于到访完了阿基寺内所有的佛殿。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内,另有佛塔多座,其中两座内部均绘有克什米尔风格的壁画,主题是仁钦桑布。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寺院外,印度河南岸,还有许多早于阿基寺的石刻,河畔的花岗石上,用线条刻着一座座佛塔,一些石头已经风化,表明了这个区域,在阿基寺建立之前,早有佛教传播的足迹。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5月正是阿基寺的春天,花朵芬芳,怎么都爱不够。

有一天在寺院旁边的村子中散步,看见村民种菜,豌豆尖正是嫩的时候,连忙让向导去帮忙买豌豆尖。

向导惊呆了,说他们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叶子。我也惊呆了,告诉向导:它不叫“这种叶子”,它有专用名字:豌豆尖——豌豆尖这种人间美味可清炒可煮汤,是我们成都人唯一愿意向鸳鸯火锅低头的青菜,你们不会吃豌豆尖,还去挖野菜吃。

向导告诉我:这种叶子将来会长成豆子,我们现在吃了它,秋天就没有豌豆了。为了不毁灭当地人未来的豆子,我只好咽着口水离开了。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在阿基寺住了一段时间后,曾经的豌豆尖已经开花了,我得知,多数豌豆都是用来喂马的。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真是件有趣的事,有时候甚至会上升到观点交锋,实质上,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村里有几栋废弃的老房子,是村里过去的宗主留下来的,在我看来每一栋都能改造成高级民宿。

主人一家搬去印度的大城市了,前几年还回来过年,这几年完全不回来了。

村民说,年轻人都喜欢大城市,不喜欢农村,这样的旧房子因为年久失修结构都不稳定了,奉劝我为了安全一定要远离。

和中国30年前一样,拉达克正在流行层板家具,很多人把家里的旧实木家具当柴烧,房屋整修换下来的旧木头也拿来当柴烧,每当见到旧木头,我都建议当地人不要烧掉,即使拿来做点家具也不容易变形啊,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旧木头,会成为一种新财富。

村里人们对生活方式的喜好类型,像极了中国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村里和周边还散落着好些佛塔,是我们每天散步的路标,我以到一座没有到过的佛塔作为目标来打卡,每天的散步无比惬意。

这一路去了许多寺院,追着春天的脚步跑,从播种撒籽,到油菜花开,翠绿的青稞田中翻起小小的清波,阿基寺的院墙上,蔷薇花开了一大片。

夜晚住在村庄中,伴着驴叫和狗吠入眠,风吹过时,杨树叶哗啦啦响,奏出无比欢快的节拍。

看着荒凉山谷中那些绿色,都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顽强开垦出来的土地,薄薄的土壤中,种着一年的生计与希望。

寺庙、白塔在绿色山谷中若隐若现,这美好的季节中蕴藏着无限的生命力。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今年秋天再到拉达克,当然要回到阿基寺。

来过冬天、春天、夏天的阿基寺,秋天的阿基寺,僧人把杏仁晒在屋顶,村里的客栈中,村民在花园中除草,一件袈裟挂在铁丝上,壁画和雕塑在原位静默注视着往来的过客。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这是收获的季节,一座在印度河畔伫立千年的寺院,已经渡过数不尽的春秋,恒有常或恒无常,都无关紧要。

世界正以加速度在变化,去年连2G信号都磕磕绊绊的列城,今年直接通了4G。

列城以西的道路,经过整修,平整了许多。

阿基寺今年新营业的酒店,有漂亮的花园和露台,设施也向三星看齐,和去年我们住的招待所级别的客栈不可同日而语。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网速的大幅度提升,和道路的愈加通畅,直接导致了我在列城常住的酒店订单暴增,往年这家酒店只能5月开业,9月底便结束营业,因为网速慢常常错过订单,冬天游客也十分稀少,不足以支撑养护费用。而明年,他们计划从4月营业到11月。

仅仅一年时间,拉达克的基础设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基础设施变化给社会带来的变革,不会立刻显现,但也会逐渐露出端倪。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最令人吃惊的是,印度河畔那一排守卫了Alchi寺一千年的白塔,从去年古朴的样子,变成了一排水泥外壳的佛塔,当地人的解释是:风吹日晒,佛塔风化得厉害,他们希望保护好这些佛塔。水泥完全干燥后,他们还会将佛塔刷白。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于是我们又陷入了那个死循环:我们是吃饱了没事干来看风景的,希望一个区域能够永远保持旧时代迷人的传统样貌;但当地人还饿着肚子光着屁股时,追求便利与舒适是人类的本能。

世界的变化一直没有停止,只是速度愈发加快,传统也非一成不变,而是在世俗生活和信仰中不断试探、悄然转变。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关于佛塔和艺术品的保护,外来的人会站在文化与艺术的制高点,希望修旧如旧,这需要大量的时间与金钱。

而当地人一直以来就是这么简单:这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用当下技术中最简便的方法去修复,目的是让它别垮塌。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不变的,是印度河谷中,比阿基寺历史更悠久的石刻,在这河岸边,看了一千多年来的爱恨情仇、观点交锋,默然不语。

我能做的是记录变化,也许在未来,连记录都会失去意义。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本文为印度通编辑部原创作品任何自媒体及个人均不可以以任何形式转载(包括注明出处),免费平台欲获得转载许可必须获得作者本人或者“印度通”平台授权。任何将本文截取任何段落用于商业推广或者宣传的行径均为严重的侵权违法行为,均按侵权处理,追究法律责任。

>> 热文索引 <<

了解印度 | 印度生活 | 印度宗教

奇闻轶事 | 宝莱坞电影 | 文学摄影

旅行攻略 | 商业观察

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印度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印度通):阿基寺——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