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计:3423字,30图

阅读预计:8分钟

上一篇我们介绍了:穿越千年,重逢这座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典范的寺院,今天继续阿基寺内的杜康大殿与索玛大殿。

我先生罗布一直在从事竹刻艺术,他对阿基寺也颇多神往。

比对照片和资料,罗布在一只小小的楠竹上刻下了三层大殿壁画中那尊著名的六臂绿度母。

2017年5月,在拉达克杏花芬芳的时候,他带着这尊六臂绿度母竹刻,和我重返了阿基寺。

在寺院中给它留影一张后,我们把竹刻供养给了阿基寺,这尊缘起阿基寺的六臂绿度母,再回到阿基寺,也算一个美好的圆。

收到供养的驻寺僧人Get lobzang thultim(下称lobzang)郑重地和我们合影,然后小心地打开Dukhang大殿(下称杜康大殿)后方供养大日如来塑像的小门,把竹刻放在佛台上,那是不对游客开放的地方,可以保证竹刻的清洁。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杜康大殿是阿基寺最大的佛殿,殿长7.5米,宽7.9米,大殿外是一座有透明天花板的大厅,大厅两边各有两个小佛殿,小佛殿内各有一尊巨大的观音像,一尊11头观音,一尊四臂观音,依然是克什米尔风格,但手臂有残损。

大厅墙上画着宗喀巴大师、绿度母、莲花生、药师佛、米拉日巴等壁画,已经体现出明显的17世纪后的标准样式风格,并有多次重绘补色的痕迹。

这些壁画是阿基寺唯一的标准样式作品,根据绘画风格判断,明显是格鲁派于16世纪接管阿基寺后出现的。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进入杜康大殿内殿的木门,和阿基寺同时代,和其他几个殿入口处低矮的木门一样,采用多层雕刻,这种多层木刻门框,至今仍是藏式建筑门框经典样式。

因为与西藏阿里的托林寺、印度喜马偕尔邦的塔波寺同属克什米尔艺术风格典范,阿基寺的木门框,也和这几座寺院样式相同。

通常最内层门楣上方正中雕刻有殿内供奉的主尊,两侧雕刻对称小佛像,依次往外,每层饰以不同吉祥图案,历经岁月洗练后,木门框被信徒的手抚摸得油光铮亮,佛菩萨的五官已然模糊。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杜康大殿作为整个阿基寺建筑的中心,殿内西侧及东侧墙上,共均绘制有直径3米的曼陀罗6尊,西侧墙上第二尊曼陀罗画的是文殊菩萨,内有17尊文殊菩萨画像,居中的文殊菩萨是4头8臂。

除此之外,其余的曼陀罗描绘的是大日如来。

门大殿南侧入口上画着大黑天,门廊南墙下方供养人像中,国王、王后、大臣、将军、仆人宴乐图,描绘了当时世俗社会中的场景,人们的服饰有明显的波斯/中亚风格,再次体现了当时拉达克及西藏西部深受中亚文化影响。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杜康大殿的神来之笔,是殿内最里端的五方佛雕塑,这组雕塑如今在外侧用木头和玻璃做了佛台,并不对外开放,因为我们供养了竹刻,lobzang专门邀请我们入内参观。

五方佛中间是4头大日如来像,大日如来像是五方佛之首,也是阿基寺壁画表现的主要题材。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蓝色的不动佛、黄色的宝生佛、红色的阿弥陀佛、绿色的不空成就佛环绕在大日如来四周,中间以精巧的花蔓连接,雕塑通体为泥塑,后部用金属条作支撑,佛像经过历代重新涂装,面部有厚厚的涂料,难见初期本来面目,但明确的圆脸、小巧的嘴唇下颌、鱼形眼睛、纤细的腰身、头顶的花冠,无一不证明这就是建寺之初所造克什米尔风格塑像。

五方佛背光中连续出现的五钴开口金刚杵,和殿内壁画坛城外围的金刚杵形制完全相同,完美呼应。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最动人的是五方佛周遭的鱼化龙、狮子等瑞兽及飞天,历经千年,仍然柔弱无骨,肌肉充满饱满的生命力,似乎他们并非被金属支架固定的墙上的彩色泥土,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翩翩欲飞的生命,下一秒就会飘然而起。

这一组雕塑的体量不算大,却极富感染力、细节丰富、毫无败笔,在写实与写意间创造了极其鲜活的佛国世界。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组雕塑的下方出现几尊帕拉风格的泥塑菩萨坐像,根据阿基寺另一大殿Lhakhang Soma(下称索玛大殿)的帕拉风格壁画,这几尊塑像,应为13世纪左右雕塑,后被请入杜康大殿。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每天清晨,游客尚未到来前,一些住在附近的村民,会在阿基寺转经,先转寺院外围,然后在寺院内的转经筒前绕行,最后到杜康大殿来添些酥油,并给驻寺僧人Get lobzang thultim(下称lobzang)送些吃穿用度的物品,顺便也帮他打扫下殿内清洁。

而lobzang每天例行的晨课,则是在杜康大殿诵经。

我住在阿基寺期间,每天早晨也进殿听他诵经,彷佛一个让每个白天揭开序幕的仪式。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杜康大殿的坛城壁画,在边缘处和一些装饰细节处,当年是做了凸起处理并涂有银粉的,千年之后,正面对着壁画时,这些银粉勾勒的线条已经发黑了,但当清晨柔和的阳光斜斜洒进来时,这些高光线,犹如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这是一种用语言难以描述的奇妙感受,lobzang一人的诵经声,就像一整个僧团,低沉的咒语盘旋在忽明忽暗的的大殿中,酥油灯火的跳动,似乎在应和着法鼓的节奏,偶尔有老鼠或者爬虫一闪而过,光线流转,坛城上的高光点被依次点亮,又次第熄灭,此刻光阴有形,所有符号代表的信仰,生生不息。

我与罗布坐在大殿内黑暗的一角,却像是坐在光芒万丈的圣域中心。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冬天的拉达克,交通几乎断绝,所以上个冬天来阿基寺时,当天只有我一个游客,而现在旺季已经到来,lobzang一个人要负责卖门票,还要管理四个佛殿的钥匙,来来回回给游客开门关门,忙得不可开交。

有一天我观察了下,一天之中有超过500位游客到访,但是绝大多数在每个佛殿呆一两分钟,转一圈就走。印度的旅行团和中国类似,导游也是要催客人快走的。

有一天的早上8点,我们结束了晨课,lobzang突然问我,你是不是一直想看lahkhang soma(下称索玛大殿)?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由于索玛大殿在阿基寺的另一端,和三层大殿及杜康大殿不在一条动线上,lobzang一个人管钥匙顾不上,干脆就常年关闭这个殿。

之前我在资料上了解过,这个殿是阿基寺内非常有趣的帕拉风格壁画,和三层大殿及杜康大殿不是同时代的,在阿基寺久住,我当然非常乐意一睹真容。

有意思的是,太久没有开放索玛大殿,lobzang竟然不记得钥匙在哪了。

他示意罗布和他一起把索玛大殿周围的玛尼石底下翻了个遍,一无所获后,竟然开始在寺院小河沟的草丛中翻找,我在想,难道你会偷偷把钥匙藏这些地方?

钥匙没找到,lobzang折返回僧舍拿了一根钢筋来准备撬锁,我连忙制止,说也不是一定要看,找不到钥匙就算了,千万别撬锁。

lobzang说要是找不到钥匙,还是得换锁,迟早要撬。

我想那也不能因为我要看就给撬了呀,所以请他继续找。

兜兜转转,最终他还是僧舍里找到钥匙了。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索玛大殿建于13世纪,从美术成就上讲并没有阿基寺最令人注目的三层大殿精彩,但是在造型和构图上已经是典型的帕拉风格,也就是说,帕拉风格和克什米尔风格并存于阿基寺中。

在这间佛殿中,我见到了之前在画册上看到过的、心心念念的代表了12-13世纪西藏西部帕拉风格的壁画作品。

殿内正中依然是一座佛塔,佛塔后的墙壁上,是阿基寺的主题——大日如来菩萨。大日如来周围被金刚手菩萨、四臂观音、文殊菩萨、无量寿佛、阿弥陀佛簇拥,大殿另有坛城、大黑天佛祖生平事迹等壁画。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帕拉风格产生于帕拉王朝(今孟加拉国和印度比哈尔邦大部地区),约在8世纪到12世纪,是印度佛教的最后一个避难所,主要信奉大乘佛教和密宗。

帕拉艺术早期风格端庄大方,肢体中正方直,不像克什米尔风格那般婀娜妖娆,脸部也变得方正,眼睛为弓形眼。

早期帕拉装饰不像后期那般繁琐,在卫藏地区深深扎下根来,与本土绘画特征相融合,形成了西藏独特的绘画精神风貌,庄重、大气、浑厚、古朴。

以索玛大殿内的大日如来举例,整幅画面静中有动,庄严的神圣中透露着人世的温情,在线条运用上类似中国画“十八描”中的铁线描,人物形象塑造上线条粗细变化不大,但遒劲有力,组织得当,表现了画家超凡的绘画技艺和脱俗的审美理想。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这些壁画在设色上也显得沉稳厚重。索玛大殿在美学成就上,很容易被卫藏地区的白居寺、托林寺、扎塘寺耀眼的光芒盖过,但是当我在阿基寺看了实物之后,对帕拉风格从印度至西藏的传播及演变,在地域与时间的线条上,理解更深刻。

正是帕拉风格深刻的影响,白居寺、托林寺、扎塘寺在此基础上融合了藏民族本土的风格,最终形成了独有的藏民族绘画的精魂:正义、磊落、刚健、雄强。

在以后的岁月里,无论艺术风格怎样转变变,在画面中所体现出的那种庄严和神圣感始终不变,而阿基寺的索玛大殿,就是这历史长河中重要的见证者。

要离开这间佛殿时,天花板一束光照进来,照亮了墙上的坛城,光束中翻滚的灰尘,就像在俗世中被业力所控的众生,渺小若浮尘,不由自主地被业风吹来,无可奈何地去向注定的地方。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尽管拥有克什米尔风格巅峰作品,阿基寺寺依然是宁静小村庄中不起眼的旧土房。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每个清晨和傍晚,在阿基寺散步,看斗转星移,听印度河水哗哗流动,晨课时被踩得发亮的地板上一只蚂蚁爬过,墙壁由于年久凹凸不平,偶尔会有一团本就装饰金粉银彩的壁画局部由于光线流动突然在黑暗中亮起来。

一座在印度河畔静默千年的寺庙,见证过多少悲欢离合、求之不得、绝望幽暗和生生不息?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本文为印度通编辑部原创作品任何自媒体及个人均不可以以任何形式转载(包括注明出处),免费平台欲获得转载许可必须获得作者本人或者“印度通”平台授权。任何将本文截取任何段落用于商业推广或者宣传的行径均为严重的侵权违法行为,均按侵权处理,追究法律责任。

>> 热文索引 <<

了解印度 | 印度生活 | 印度宗教

奇闻轶事 | 宝莱坞电影 | 文学摄影

旅行攻略 | 商业观察

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印度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印度通):佛教艺术中克什米尔风格的典范(2)